首页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软件头条 > 新闻资讯 > 卖身阿里 “张旭豪饿了么”时代终结

卖身阿里 “张旭豪饿了么”时代终结

2020-03-27 10:33:06 来源:软件帝 我要评论()

用手机看

扫描二维码随时看
1.在手机上浏览
2.分享给你的微信好友或朋友圈
类型:生活助手
大小:40.05 M
版本:5.15.0

  在现代人大日常生活中渐渐离不开外卖。人们在享受便利的同时,对于外卖最在意的一点就是食品卫生。在外卖行业发展初期,监管不完善,平台利益驱动,导致外卖的卫生安全问题被315曝光。

卖身阿里 “张旭豪饿了么”时代终结

  315揭开外卖“黑作坊”

  2016年,央视在315晚会曝光了饿了么平台上存在线上线下餐馆信息不一致、食品安全卫生存隐患、缺乏食品经营执照等问题。“黑作坊”恶劣的厨房条件和烹制手法令人触目惊心。

  在“饿了么”网站上有家网名为“食速达”的商家,菜品色泽艳丽,厨房不锈钢灶具洁净透亮。而实体店的厨房却是一个昏暗狭小的制作间,墙上、灶台上、饭锅上到处是黑乎乎的油渍。

  外卖商家老板娘把刚从外面买来的火腿肠,用牙咬开外包装就直接分切配到炒饭中。掉进脏东西的饭盒,在桌上磕一下,就直接装饭。饭勺用完后就直接放在全是污渍的锅盖上。

  在2016年3.15晚会播出后,北京食药监局迅速查处了暗访中曝光的通州饿了么门店的食品加工点。对于央视315晚会的曝光,饿了么回应称成立专项组,下线所有涉事违规餐厅,并连夜部署,核查全国范围的餐厅资质。

  饿了么CEO张旭豪发表内部信,承认在食品安全管理上,饿了么确实存在失职之处。暴露出了公司在资质审核和管理环节存在着无法回避的问题。但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饿了么的整治效果被消费者和媒体质疑。

  在2016年3月底,北京朝阳工 商分局行政约见了“饿了么”北京分公司相关负责人,敦促“饿了么”履行网络交易平台的审查、登记等法律责任。

  2018年1月1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制定的《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正式实施。这为外卖平台和入驻商家提供了运营、管理规范。市场监管机构与外卖平台也加大了对违反相关规定的行为的处罚力度,将网络餐饮与实体餐饮服务提到同样重要的地位。

  外卖行业“洗牌”

  距离2016年3.15曝光即将“满月”之时,2016年4月13日,饿了么宣布与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达成战略合作协议,获得12.5亿美元投资。截至2016年3月,饿了么业务覆盖300多个城市,用户量超过5000万,加盟餐厅近50万家,日交易额过亿。

  饿了么与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将在多项业务上进行深入的合作。手机淘宝和支付宝将与饿了么进行合作,支持饿了么为更多用户提供优质外卖服务。同时,口碑平台的外卖服务也将由饿了么提供运营支撑,此前媒体报道饿了么将与口碑合并运营亦将坐实。

  早在2014年,饿了么曾获得了大众点评8000万美元投资,双方深度战略合作。2015年10月,美团与大众点评宣布合并,随后有消息称,合并后的“新美大”已完成28亿美元融资,其中腾讯投资10亿美元。而市场中也在流传美团与饿了么合并的传闻,饿了么CEO张旭豪则表示在大众点评投资饿了么之前,双方就互相签订了限 制性条款。条款规定,在接受大众点评战略投资后,饿了么不得再接受美团的战略投资,限 制条款还要求大众点评如果与美团网合并,将主动放弃在饿了么董事会席位及投 票权。

  2015年7月百度宣布分拆百度外卖进行独 立发展和开 放融资。未来百度外卖将加速扩张,基于其同城物流体系,拓展至商超、便利店、鲜花、药店等更多商户及品类,进一步扩大平台优势。

  外卖市场饿了么、美团、百度的三足鼎立格局背后,BAT也完成了自己在该领域的资本布局。

  卖 身阿里 “张旭豪饿了么”时代终结

  2015年10月,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随后的三个月,大众点评切掉饿了么所有流量,转化成美团。合并前美团在团购和外卖两个战场双向出击,资源需要慎重平衡,而一旦团购战场结束战斗,美团把全部资源都倾斜给外卖。这让本来就在流量上处于劣势地位的饿了么更加被动。

  经历了接连打击,年中张旭豪下令他要亲自管交易平台。但美团点评的整合在2016年下半年完成,饿了么在流量上更加“吃力”。2016年年末,饿了么高歌猛进发起“冬季战役”,但并未力挽狂澜。

  2016年12月底,有媒体报道称,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与阿里对赌失败,张旭豪或将离开饿了么,阿里将全面接管饿了么。对此,饿了么回应称,饿了么与阿里之间无“对赌”一说,从未与任何公司谈及收购之事,饿了么的独 立发展一直得到阿里的大力支持。饿了么整体运行良好,不存在报道中所谓的危机。

  饿了么背后的危机只有张旭豪自己了解,他没有放弃,寄希望于通过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合并挽回份额。2017年初,张旭豪开始接触百度外卖,与李彦宏前后两次在香港见面,但价 格一直没有谈拢。

  2017年8月,张旭豪判断时机成熟,饿了么以8亿美元价 格收购百度外卖。据财经杂志消息称,其中百度外卖5亿美元出 售,百度打包流量入口资源作价3亿元,百度外卖成为饿了么的全资子公司。百度外卖仍以独 立的品牌和运营体系发展,包括管理层在内的人员架构保持不变。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 席蔡崇信表示,阿里支持饿了么整合外卖市场,相信饿了么合并百度外卖后将能巩固领跑优势,集团亦将在流量、融资等方面继续给予新平台大力支持。

  据周天财经消息,2017年10月,饿了么宣布正式接入支付宝与口碑的外卖服务线上运营。未来,饿了么外卖服务还会与口碑到店服务融合,围绕“吃”这一核心需求,在支付宝内形成线上线下全链路闭环的消费服务,阿里对饿了么的支持越发明显,手机淘宝和支付宝都已经成为饿了么的重要流量入口。当然,美团外卖也早已加入微信钱包页面。

  2018年2月,有传闻称饿了么与阿里签过一份协议,饿了么被要求在2018年3月底前实现盈利,但饿了么并没有从亏损的泥潭中挣脱出来。于是,“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与阿里巴巴对赌失败,将出让公司由阿里全面接管”的消息时隔14个月后再次传出。对此饿了么方面回应称,该消息严重失实,饿了么的独 立发展一直受到阿里的大力支持。张旭豪随后在朋友圈对此传闻表示,每年都有这样的新闻,大家冷静点,还是实力不够,需要继续努力。

  但在这之后,关于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的消息被消息人士曝出,起初饿了么与阿里均不予置评。2018年4月2日,饿了么CEO张旭豪发内部信,确认饿了么接受阿里巴巴收购要约,称这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规模收购,饿了么成为“超级独角兽”。随后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与饿了么联合宣布,阿里巴巴已经签订收购协议,将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前阿里健康CEO王磊出任饿了么CEO。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将出任董事长,担任阿里巴巴CEO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

  张旭豪在此后的媒体采访中表示,新CEO的任职是双方在谈判中饿了么主动提出的。“我们团队是学生团队,存在一些不足。为下一个十年做好准备,帮助饿了么运营体系的提升,我们要求派最好的CEO过来。”

  2018年10月12日,阿里巴巴宣布正式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将旗下饿了么和口碑合并。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成立是阿里巴巴集团完成对大消费领域布局的重要里程碑。

  而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张旭豪在2018年8-11月间,相继卸任了饿了么、百度外卖相关运营公司的法人、股东等高管职位。“张旭豪的饿了么”时代画上了句号。美团与饿了么在外卖市场的竞争继续上演。

  外卖行业健康发展任重道远

  随着食品药监部门管理的规范,外卖市场食品质量和商家的规范问题得以改善。但又有新的问题涌现。

  2017年底,外卖员偷吃外卖的问题出现,对此,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特别约谈了饿了么、美团等国内主要网络餐饮服务平台负责人。随后的两个月时间里,饿了么再次启动“百万食安封签进店”项目,餐饮店将使用封口签对外卖包装进行加封。2018年3月,饿了么推出打开一次后就无法复原的“安全餐盒”以解决外卖在运输过程中被第三方打开的情况。

  据CNNIC第44次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4.21亿,占网民整体的49.3%;手机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4.17亿,占手机网民的49.3%。

  2019年上半年,美团外卖、饿了么在社区生鲜领域加速布局。其中,美团上线“美团买菜”;饿了么联手“叮咚买菜”探索社区生鲜。

  平台从外卖业务拓展到百货、鲜花、药品等全品类即时配送,再到社区生鲜服务,不断扩大服务范围。

  作为一个普通消费者,外卖平台经营范围的扩展,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便利,”足不出户“能做买到的东西和享受的服务越来越多。

  业务的增加,用户信息安全、平台商家管理、骑手服务质量、售后问题妥善处理……成为摆在外卖平台面前亟待解决的重要任务。

  我们也希望外卖平台在追求利润和发展规模的同时,能够从用户切身利益角度出发,为消费者带来更优质的服务体验。

  写在最后:受疫情影响,2020年的315晚会延迟举办,今年是央视315晚会走过的第三十个年头。晚会的主题也从“务实、尝试、诚信”,到“共治共享、放心消费”。三十年来,它曝光着一个个的品牌和一桩桩的肮脏,其中也不乏高科技、互联网企业。

  其中,有些企业已经倒闭,成为无数的失败创业项目之一;有些则贱卖家产,跻身巨头;有些则经历过至暗时刻,走上“巅峰”。

软件帝热门

  • 电脑软件
  • 手机软件
  • 手机游戏
更多>
返回顶部